泰山脚下,持续数个时辰的战局渐渐落下帷幕。

    一记“斩鬼”剑气,仿若唤海潮汐,自那天边一线绵延而来如浪潮般的青色剑气如晴天霹雳,瞬息将那血河分成了两半。

    剑气如同滴入沸腾油锅的冷水,两者迅速产生反应,相互消磨,血河想进,而青色剑气更是寸步不退!

    毫无疑问,这便是李白压箱底的拼命手段了。

    其余诸如青莲剑歌之类的剑技,精妙有余,困敌,惑敌,保己各有所长,但到了李白此时的这步仙人境界,只能算是平时随手递出的寻常招式。

    舞得剑气纵横四方,如花如瓣,挥手间布剑成阵,看起来巧妙,但那不是拼命的本事,长处在于困敌,避敌而非单纯的杀伤。

    而此时此刻,面对芈月对木兰的威胁,李白要求自己一剑落下,势要功成!所以只有这斩鬼一剑,才当得起如此局势。

    就像一个人平日里温文尔雅,满口圣人大道,可真倒是怒火攻心的时候,再多的“非人哉”“不为人子”之类的话,也不如一句“草汝母”来得实在妥帖。

    而一些自泰山论剑后,仍旧停留在泰山,试图观摩诸多剑道大佬交手,铭刻在泰山山石中的剑痕,从中领悟剑意,寻求突破的江湖人,也纷纷感受到了这股熟悉的剑意。

    本来他们心中已是惶惶,之前那芈月施展的血河天幕,虽然未曾触及泰山半山腰,可那景象森然可怖,气息如地狱一般,也足够震怖人心了。

    所以此时见那血色如摧枯拉朽一般萎缩,剑气大作,涤荡穹霄的景象,心中顿时大定。

    当然,也有不少江湖人免不得升起些许歪心思,期望这血色也不要败退得太快,最好两方能打个头破血流,不说同归于尽,至少也要两败俱伤才好。

    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惦记起嬴舞那藏有不知多少飞剑的神奇剑匣,还有李白那随他一起,历经这场泰山论剑,从而声名鹊起的望舒,四季双剑了。

    单只是远观,他们便能清楚地感知到那几样宝剑,绝对是神器级的上佳宝贝,若是李白,嬴舞真与那自称芈月的妖人同归于尽,到时候就要拼个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了。

    也有少数见多识广的高人对这些自以为掩饰很好的贪婪眼神暗暗冷笑,天材地宝的确是有德者居之,但像李白嬴舞手中的这种宝贝,早已蕴养出剑道真意,若是主人身陨,怕是要直接发飙,砍杀得这东岳山脚都稀烂破碎,最终玉石俱焚,哪里有机会留给他们争个头破血流。

    他们只见得那血河之中无数道灿烂的剑芒四散飞出,响声如雷,那猩红的色彩越发黯淡,直到渐渐趋近于无......

    天朗气清,云破天清!

    白衣剑仙仍旧傲然屹立在半空中。

    部分江湖人暗暗失落之下,大多数人的心中则满是振奋,孰是孰非他们就算不清楚,也晓得这朗朗大气的剑意是正,诡谲猩红的血河是邪。

    邪不压正,果真如此!

    只见那白衣剑仙孑然独立,长发飘舞在浮空,一手摇晃着手中的酒葫芦,那慨然气概,颇有“举杯邀明月”的真意。

    真是个遗世独立的翩翩剑仙!

    ......

    东方风起云涌,一场大战刚刚落下帷幕,迪妮莎这边一手导演的大戏不过才刚刚上演。

    各路传奇,乃至史诗境界的强者汇聚向那座孤悬海外的孤岛,往年来不是没有横行一时的觉醒者,可是能将整个claymore组织连根拔起,那绝对是足以在日后酿成天灾的恐怖魔物。

    没有人敢放任这样一个以人类为食的魔物不断成长,就像当初那仿若横空出世一般的黑龙皇帝一般。

    也正是那场大战,才使得整个勇士之地被称作最接近神灵的凡人梅林法师陨落,此后整个勇士之地的符文科技都倒退了数百年。

    灰发女大剑牵着小女孩儿的手,站在一处雪坡上,眺望着远方已经露出轮廓的雄伟城墙。

    空气中的寒冷气息渐渐化作了一股摄人的灼热气息,流淌的冰雪融水甚至在低洼地汇聚成了一处广袤的湖泊。

    耳畔突然传来一声戏谑的笑声:“没想到她那样冷傲的女人,变成觉醒者反倒是这样的热情如火?!?br />
    “辛西娅,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也会来?!笨死扯迤鹈纪?,“你不是早就背叛组织了吗?”

    不远处,一个披着漆黑斗篷,有着棕色短发的女大剑摊了摊手:“没错,以前那样的日子我早就厌倦了,迪妮莎做了我所期望的事,所以不要指望我会跟你们一起去对付那个女人,哪怕她成了觉醒者?!?br />
    克莱尔的身边,米莉亚面露杀机,拔出背后的大剑,指向了辛西娅:“那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我只是想看看你们怎么死去?!?br />
    她的笑容满含嘲弄,倚靠着身后的树干,嘴里叼着一根铜制烟斗,显得颇有几分痞气。

    “你们早就该知道,枪打出头鸟,要对付迪妮莎那样的女人,你们不死得七零八落,一地鸡毛,才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br />
    米莉亚冷冷道:“可尽管如此,我们仍旧要为组织复仇,那里是我们的家!”

    “家?”

    辛西娅哂笑了一声。

    她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是囚笼才对吧!无知而又可悲的你们!”

    “你们知不知道,虽然组织拯救了沦落为孤儿的我们,但假如没有组织,我们也根本就不会变成孤儿!”

    “你在说什么胡话!”米莉亚英气的剑眉挑起。

    “是不是胡话,还请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们都不是傻子,这几年来,该察觉到的蛛丝马迹也该察觉到了,不然迪妮莎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辛西娅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钦佩:“她做了我做不到的事,所有人都该感激她,只可惜,现在的她,应该已经只是个没有人性的怪物了吧?!?br />
    ......

    三日后。

    眼前光影交错,逐渐重新构建成李白熟悉的那个充斥着钢筋水泥的现代都市世界。

    这次归来的仓促,还没来得及送木兰回到大唐,不过却是收获颇丰,不仅又收获了大笔打赏,使得他的氪金能力大大增强,自身修为也水到渠成,完成了迄今为止最重要的突破。

    回到家里稍呆了片刻,躺在沙发上玩了会手机,实在感觉无聊憋闷得厉害。

    这方世界既没有充沛的灵气,只能吸收日月精华,又没什么有意思的敌手,在这里实在是感觉如龙入小溪,处处都是桎梏。

    未成仙时这种感觉还不是特别明显,但此时去感受,只觉如同深陷泥潭般憋闷,虽然这不影响自己一身实力的发挥,但长此以往,怕是再在地球呆下去,不仅无法增加修为,恐怕还得大步倒退。

    “干脆也不休息了,直接带着记忆,去那个什么‘参商二星’的传承世界好了?!?br />
    他自语道。